锐读丨“机器战争纪元”帷幕正在拉开
加入时间:2017-5-8

    原标题:信息化军事革命从数字化、网络化走到智能化——“机器战争纪元”帷幕正在拉开

    编者按

    历史反复告诉我们,胜利总是向那些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谁敢于走新路,谁就有可能获得丰厚的战略收益。如今,主要军事强国都积极推进颠覆性技术发展,倾力打造颠覆性作战能力,抢占颠覆性技术制高点。为此,我们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就智能化、高超声、新毁伤、脑科学等颠覆性技术在军事领域开发应用及对未来作战影响展开研讨,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可以说是人工智能崛起并迅速扩张的十年。随着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的全面展开,人类社会各个领域包括军事领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智能化浪潮冲击,旧的游戏规则日益被打破,新规则不断酝酿形成,信息化军事革命拉开了从数字化、网络化到智能化的时代大幕。能不能适应这一新形势已成为各国军队必须面对的重大战略课题。

    技术革命突破坚冰——

    智能化浪潮汹涌而至

    与人工智能在20世纪60年代、80年代昙花一现的两次热潮不同,新一轮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是基于技术突破基础之上的技术革命。

    关键技术实现突破。在发展的早期,对基本问题认识不足、发展目标过于超前、计算能力缺乏等问题,一直是人工智能难以实现重大突破的障碍。进入新世纪,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智能算法,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等关键技术的出现和综合运用,从根本上打破了人工智能发展的困境,人工智能由此得以快速崛起。以计算机视觉为例。2011年前,尽管已努力数十年,但计算机视觉识别的错误率始终处于26%以上。而随着深度学习、大数据等技术的出现和应用,错误率开始急剧下降。至2015年,微软研发的“深度残差网络”已超越人类,其识别错误率仅为3.57%,比人眼的5.1%还低30%。可以说,关键技术突破和支撑性技术的出现或重大发展,已使人工智能发展的技术环境从量的累积突变到质的跃升,人工智能革命由此拉开帷幕。

    创新应用全面展开。技术突破一旦形成,技术溢出将不可避免。人工智能技术的重大突破,已吸引各个领域争相引入。谷歌2015年正式启用的基于机器学习的全新人工智能算法——RankBrain,已成为谷歌搜索排序时数百项指标中的第三大重要指标;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与传统工业的融合,已催生一场智能制造革命,等等。目前,人工智能不但在传统的信息服务领域得到广泛应用、进入到一般实体经济领域,而且渗透到了高端、脑力密集型行业,如医疗业、新闻业、金融业等,人工智能的星星之火已渐成燎原之势。

    智能化格局加速形成。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在一些领域的成功应用及广阔前景,引起了研究机构、产业界及大国的高度关注。各方已将其作为未来发展的“制高点”,加紧进行战略布局。在技术层面,以2015年为转折点,脸谱、谷歌、微软等世界科技巨头密集开源人工智能开发平台,人工智能研发自此进入到社会大众广泛参与的新阶段,其创新应用正酝酿爆发式发展;在产业层面,人工智能已成为世界科技巨头和资本追逐的重点,各大公司在人工智能人才、技术、投资等方面的争夺日趋白热化;在国家层面,2012年以来,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出台重大战略,如美国的《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德国的“工业4.0”、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等,以智能机器人为重点,大力推动传统工业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

    战争需求强力牵引——

    军事智能化向纵深推进

    在智能化革命浪潮中,受战争需求强力牵引,军事领域的智能化快速发展,目前已进入到向纵深推进的新阶段。

    智能化无人系统研发重点向主战武器装备迁移。进入21世纪,具有初级智能的无人机、地面机器人等无人系统,在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得到大量使用。但总体看,这些武器装备智能化程度较低、技战术性能有限,一般是执行侦察、监视、通信中继、排雷等作战保障任务,在低威胁空域飞行的武装无人机有时也会执行对地打击任务。近几年,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军事强国的强力推动,使智能化武器装备发展拓展至主战武器领域。特别是在无人作战飞机方面,2015年,美国的X-47B验证机已完成在航空母舰上起降、自主空中加油等关键项目测试。从平台角度讲,它已具备发展成为执行侦察打击任务的无人作战飞机的必要条件,能在高威胁环境下执行任务,它运用于常规高强度作战只是时间问题。

    智能化武器装备替换传统武器装备进程正式开启。2014年,美国防部决定,从2016年起逐步淘汰U-2高空侦察机,但保留“全球鹰”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在两种机型各有优长情况下,美军这一决定非同寻常。这是智能化无人系统第一次打败重要的传统武器装备,标志着智能化无人系统取代现有主要武器装备的帷幕已拉开。2015年,美国防部又决定预生产采用可选有人/无人设计的B-21远程打击轰炸机,以替代B-52和B-1轰炸机,该项目的实施更是使新旧武器替代升级至空中打击层面。这一趋势将随着人工智能的进步而加剧,并将在未来覆盖包括主战武器在内的各类武器系统。

    智能化无人系统战场运用引发军事领域连锁反应。目前,军事智能化革命仍处于初期的技术革命阶段,重点是武器装备智能化,但同时,智能化无人系统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已倒逼军事领域更深层次,包括作战方式、体制编制等的调整变革。2007年,美空军整合多个“捕食者”“死神”无人机中队,组建全球第一支成建制无人机作战部队——第432无人机联队。2013年,美国防部为无人机操控员专门创设“杰出战争勋章”。这使没有真正上战场的军人也可以获得战斗勋章。2016年,美军无人系统作战方式开发再上新台阶,成功进行了多达103架微型无人机的自适应编队飞行测试。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举措。这些深层次探索已超越单纯的武器装备发展更新,智能化在军事领域已呈现出全面渗透态势。

    战场面貌焕然改观——

    智能化作战颠覆规则

    智能化无人系统一经运用于实战,就展现出许多前所未有的作战特点,如突防能力强、连续工作时间超长、执行命令不打折扣等。这些优势导致智能武器的大量装备和运用,战场面貌在这一进程中不断被改变。

    智能化武器成为重要作战力量。智能化无人系统在战争中的成功运用,极大地刺激和鼓舞了各国发展智能化力量的热情。2014年,美军各类无人机数量已达到1.13万架以上,各种地面机器人增长到约1.5万个。其中,无人机除承担大部分侦察、情报、监视等作战保障任务外,还担负约1/3的空中打击任务。而这些仅是个开始。事实上,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创新应用,正革命性地逆转以人为核心的“人-武器”关系。人在基本战斗单元中的功用不断被替代,而智能化无人系统则越来越独立地担负起原来“人-武器”系统的使命。在这一大趋势支配下,智能化武器已经从作战力量的补充发展成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并开始向战场主力挺进,一个“机器战争纪元”正在到来。

    智能化决策催生指挥决策新模式。千百年来,作战指挥决策主要依靠指挥官个人的经验、判断和直觉。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极大地丰富了战场信息,淡化了战争“迷雾”,但它并未改变传统的指挥决策模式。而大数据及其相关智能算法的出现,为从根本上改变这一模式提供了可能。其关键在于,运用智能化数据处理技术,可以想人之所未想,在大数据中发现复杂事物间相关关系,从质上突破人类分析联系事物的局限性,决策者据此可快速、准确地判断和预测战场形势发展变化,进而大幅提高决策质量。目前,使用大数据确保国家安全,如反恐、发现路边炸弹以及掌握敌军行动规律等,已成为世界军事发展的新趋势。在捕杀拉登行动中,美国的大数据公司帕兰提尔曾发挥重要作用,被称作“名副其实的杀手级应用”。借助基于大数据的智能辅助决策系统,以“人-机”协作为基本方式的新决策模式正悄然形成。

    智能化作战方式逐渐浮出水面。智能化使武器装备具有了突破人体限制的优越性能,也为军事行动提供了新工具、新可能。为充分利用智能化优势,世界一些军事强国正着力探索各种智能化无人系统的运用方式,新的作战方式正加速成型。较具代表性的至少有以下三种:潜伏战,即预先将无人系统部署于敌重要目标、防区或重要通道/航道附近,使之处于长期(数月甚至数年)休眠状态,并在需要时激活,对海上、陆上、空中和太空目标实施突然攻击;群集战,使用大量具有较高自主协同能力的智能无人系统,以“群”的方式对目标实施侦察、干扰、突击、防御等作战行动,使对方的探测、跟踪、拦截、打击能力等各种行动能力迅速饱和,进而形成作战优势;全球快速打击战,即使用高超音速空间无人作战平台,对全球范围的敌全纵深战略目标或关键性目标实施快速(1小时内)、精确的贯顶式打击,该方式极具战略威慑性。(来源:解放军报  庞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