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在美国多次召集“东突”头目面授分裂主义技巧
加入时间:2012-7-16   点击次数:2653

    达赖宣布“退休”已经一年多了。一年多来,达赖在国际上到处宣称他已经把政治权力交给了“民选的政治领导人”,并对过去几十年热衷于政治表示沉痛忏悔,甚至赌咒发誓,“这辈子不再涉足政治,一生追随佛陀”。这是真的吗?我们还是让事实来说话。

    首先,我们看看达赖集团“修改”后的“宪法”对达赖政治地位的规定。去年3月,达赖在宣布“退休”的同时,煞有介事地要求修改“流亡藏人宪法”,取消他“因具有达赖喇嘛名号而产生的一切政治或行政的工作”。但是这部最终经达赖批准的“宪法”不仅没有对达赖的政治权力有丝毫削弱,反而把这个权力进一步集中化、固定化。该“宪法”开宗明义宣称“十四世达赖是藏人至高无上的领袖和导师”,并规定达赖在“退休”后仍然享有三项“宪法”权力。一是“对保护和发展西藏人民的福祉、道德品行和宗教文化,解决‘西藏问题’,负有指导、教诲、鞭策的责任”。按照达赖的一贯说法,所谓“西藏问题”是指“600万藏人真正自治的问题”,这完完全全是一个政治问题。二是达赖可以“自行或根据请求,在西藏民族、社会和政教等方面的重大事务上对议会和噶厦进行指导”。这个“指导”意味着可以全面、随心所欲地操控这个流亡集团的政教大权。三是“代表流亡机构和西藏人民同国际要人进行会谈,解决‘西藏问题’,继续任命驻外办事处代表和特使”。这个集团在国际上的活动及重要人事任命,仍在达赖一手掌握之中。

    我们再看看达赖对这个集团当前所从事的分裂主义政治活动的态度。7月9日,《印度教徒报》刊登了一篇对达赖的生日专访,专访中达赖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宗教问题有兴趣,仍大谈“真正自治”、“大藏区”那一套早已被中国政府彻底否定的“半独立”、“变相独立”的政治主张。在谈到“自焚”问题时,达赖再一次声称,“我不想给人带来一种感觉,即自焚是错误的”。

    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方面,笔者以达赖集团的“西藏网”、“白玉网”、“挪威西藏之声”以及西方媒体的公开报道为据,把达赖今年以来在国际上的窜访活动做了一个简单梳理。4月达赖窜访北美,先是在加拿大网罗一些国家反华议员召开“西藏问题世界议员大会”,随后又在美国夏威夷攻击“中共侵略并高压统治西藏,迫使我和无数藏人逃亡印度”,在洛杉矶进一步攻击中国政府“强硬管制西藏的寺院、强制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和侵犯藏人学习本民族语言的权利”。达赖在美国多次召集“民运”、“东突”等反华势力头目开会,面授分裂主义技巧:“就流亡海外而言,我是长者。在海外进行抗争,是不容易的,所以要做好长期的、艰难的准备”。在接受CNN采访时其宣称“支持阿拉伯之春的抗议原则”,在接受BBC采访时更对中国领导人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连采访他的记者也评论说,“这是二十年来我采访达赖时所见过的最不像菩萨的举动”。达赖此次在北美跑了半个月,大小活动近百个,90%以上活动都涉及政治。紧接着,5月达赖到奥地利参加“欧洲声援西藏集会运动”,进行了公共演讲等20多项活动,其中宗教活动只有两场;6月达赖再度窜访英国,进行了30多项活动,其中宗教活动只有3场。

    达赖宣布“退休”,曾使一些西方政要欢欣了一阵。他们宣称达赖“完成了政教分离创举”,成为纯粹的“宗教领袖”了,他们有理由拒绝中国的抗议,堂而皇之地公开会见达赖。遗憾的是,达赖同“流亡政府”勾连得如此之紧,连形式上的“切割”也不想做,很不给西方面子。3月10日,达赖集团举行达赖“退休”后的首个叛乱纪念日集会,达赖继续坐镇现场,为“流亡政府”新头目的演说站台撑腰。每次达赖到欧美国家窜访,总不忘带着“流亡政府”新头目及各色人等拜访各方“朋友”。这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当一些西方政要努力寻找各种理由把达赖和“流亡政府”区分开时,达赖却起劲地和“流亡政府”往一堆挤。这大概是这些西方政要近年会见达赖都不得不在“私人”、“非正式”、“礼节性”、“宗教性”场合安排,而且不敢张扬的一个原因吧!

    坚持达赖集团的分裂主义政治立场和政治活动,对达赖而言,是维持其独裁专制地位、维系其政治集团生存的需要,对西方某些势力来说,是遏制、分裂中国的需要。试图把这一切“非政治化”,无非是自欺欺人,其效果只能是给此翁面孔上平添几道滑稽的油彩。(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益多)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和平开发区薇乐大道137号 @邮编:730101 邮箱:lwywxk@163.com 电话:0931-2187501
陇ICP备14000374号-1 ©2003-2017 兰州外语职业学院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